Proportion
分类目录:外部新闻

为人民谋幸福的关键着力点 ——“十四五”开局之年促进共同富裕的时代观察

“十四五”开局之年,伴随促进共同富裕这一重大战略任务部署渐次展开,海内外对这一话题的关注度持续升温。 

  让人民群众过上更加幸福的好日子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实现共同富裕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要求。

踏上新征程,进入新阶段。共同富裕有了更新、更深的时代内涵—— 

  “让人民生活幸福是‘国之大者’。”“要在新起点上接续奋斗,推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治国之道,富民为始。向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奋进,在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历史征程中,中国共产党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为何这个时候把推动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到2035年,“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 

  2020年10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向着更长远的目标谋划共同富裕,并提出重大举措。 

  这样表述,在党的全会文件中还是第一次。 

  有外媒评价说,历任中国领导人始终把追求共同富裕置于努力的范围内。然而,中国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视这一目标的实现,因为中国从未像现在这样有充足条件能够承担这一重任。 

  此刻的中国,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迈出关键一步,正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 

  “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我们必须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脚踏实地、久久为功,向着这个目标更加积极有为地进行努力”,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 

  追求共同富裕,深深根植于中华文化之中。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亚历山大·洛马诺夫曾说,“共同富裕”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中国古老“大同”理念的现代阐释。 

  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快速发展,但贫富两极分化也不断加深。在揭露、批判资本主义制度弊端的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在未来社会中,“生产将以所有的人富裕为目的”。 

  以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把共同富裕作为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论述国家富强时就指出:“这个富,是共同的富,这个强,是共同的强,大家都有份。” 

  改革开放后,在总结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我们党深刻认识到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打破传统体制束缚,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推动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 

  “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努力解决群众的生产生活困难,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2012年11月15日,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习近平总书记这样宣示。 

  初心永恒,承诺如山。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握发展阶段新变化,把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取得历史性成就,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新发展阶段推动共同富裕奠定了坚实基础。 

  今天的中国,综合实力跨越式崛起,已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一穷二白跃升至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别突破100万亿元和1万美元; 

  今天的中国,民生福祉不断增进,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49年的49.7元增长到2020年的3.2万元,实现了从低收入国家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历史性跨越,7.7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目前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 

  …… 

  船稳当奋楫,风好正扬帆。 

  “现在,已经到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历史阶段。”2021年8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这次重要会议指出:我们正在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适应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须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作为为人民谋幸福的着力点,不断夯实党长期执政基础。 

  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 

  党的十八大特别是十九届五中全会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重大部署,全面深刻、开创性回答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扎实推动共同富裕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 

  放眼全球发展大势,立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扎实推动共同富裕这一重大战略举措,具有深远的时代意义—— 

  当前全球收入不平等问题突出,一些国家贫富分化,中产阶层塌陷,导致社会撕裂、政治极化、民粹主义泛滥,教训十分深刻!中国必须坚决防止两极分化,促进共同富裕,实现社会和谐安定。 

  要防止社会阶层固化,畅通向上流动通道,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形成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避免“内卷”“躺平”——这个重大论断振聋发聩、直抵人心。 

  “在过去15到20年里,已在全球造成了规模巨大的不平等。”新加坡星展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前不久表示,中国“将注意力放在共同富裕之上,放在如何照顾金字塔底层人群,现在采取行动正是时候”。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是人类文明新形态的题中之义。 

  “我们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这个基础上,要继续把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两件事情办好,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普遍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水平,逐步缩小分配差距,坚决防止两极分化。”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韩文秀说。 

  中国社科院院长谢伏瞻说,中国实现共同富裕将彻底改写人类社会高收入国家的版图,在整体上极大提升人类福祉,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作出积极贡献。同时也将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推动共同富裕、实现现代化提供全新选择。 

  如何全面准确理解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是不是同时、同步、同等富裕?是不是搞平均主义、劫富济贫?……一段时间以来,关于共同富裕的讨论较多,社会上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观点。 

  到底如何理解共同富裕? 

  “我们说的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强调指出。 

  共同富裕,不仅是社会发展概念,更是一场以缩小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为标志的社会变革。 

  虽然中国经济已取得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但必须清醒认识到,受地域、城乡间资源禀赋等国情所致,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

以地区为例,2020年北京市人均GDP超过16万元人民币,是甘肃省人均GDP的4倍多;即便在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的浙江,差异性依然存在,很多人可能难以想象,这里直到去年底才实现“县县通高速”…… 

  与发展阶段伴生的“成长烦恼”同样存在。随着新型城镇化加快推进,进城农民工仍然面临住房、教育、户籍等难题;一些地区和城市已基本完成发展动力转换,一些地区却仍困于传统发展模式,活力不足、人口外流;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仍存在较大城乡区域差距……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有力推动了经济发展,也对就业和收入分配带来深刻影响,包括一些负面影响,也需要有效应对和解决。 

  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决不能允许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决不能在富的人和穷的人之间出现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共同富裕,不等于平均主义,不是吃“大锅饭”“养懒汉”,更不是“劫富济贫”。 

  浙江省发改委主任、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孟刚认为:“共同,并不意味着差距就绝对不存在了,在保证机会均等的条件下,存在一定差距是必然的、也是合理的。” 

  作为探路示范、为全国推动共同富裕提供省域范例的浙江,目前已构建起一套共同富裕目标和指标体系,制定了实施方案,坚持尽力而为和量力而行相结合,不吊胃口、不做过头事、不养懒汉。 

  当前,有个别声音把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规范平台经济发展曲解为打击民营经济;把加强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对个别演艺人员偷逃税进行“顶格”罚款等对不合理收入甚至是非法收入的规范取缔行为,理解为打击高收入群体。 

  事实上,无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还是推进教育“双减”、房地产调控等对一些行业进行规范管理,都是推动相关行业健康发展、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务实行动、必要之举,不针对特定所有制企业,更不是针对特定所有制的特定企业。本质都是打造更公平市场环境,推动各种要素充分自由流动,让企业有更广阔发展空间、百姓有更公平机会。 

  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这与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促进共同富裕的内在逻辑高度一致。 

  “加强规范,是为了更加健康、更可持续、更为长远的发展。”韩文秀表示,整治规范互联网平台的政策是一视同仁的,针对的是违法违规行为,绝不是针对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这一点十分明确。 

  “要遏制以权力、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获取收入,将收入获取建立在公平竞争和要素贡献基础之上。这是依法治国的必然要求,更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题中应有之义。”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董煜说。 

  共同富裕,既是物质上富有,也是精神上富足。 

  促进共同富裕要处理好“富口袋”和“富脑袋”的关系。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这样强调,要促进人民精神生活共同富裕,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 

  国庆期间,电影《长津湖》引发观影热潮,无数观众为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感动,盛赞“今天盛世中国就是电影最好的彩蛋”,全社会充满着爱我中华、为国奋斗的正能量……从百年前受奴役受压迫,到现在可以平视世界,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发生由内而外的深刻变化,这就是富强的中国、逐渐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应有的面貌。 

  “共同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双富裕,而不是仅仅物质上富裕而精神上空虚。”韩文秀表示。 

  “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思考共同富裕不能局限于经济收入,而是要把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考虑进来。”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说,既要不断增加经济收入,又要确保精神是富有的、生态环境是友好的,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靠什么实现共同富裕? 

  深秋时节,走进甘肃省临潭县冶力关镇池沟村,一排排民居鳞次栉比,既有茅草房屋,也有廊檐飞角,一条小河从村子中间潺潺流过…… 

  羊小平家就在这个村子,6年前从冶力关的山上搬下来,如今住着一栋两层的现代化楼房。平时做农家乐,偶尔做一点小工程,一年下来有个十几万元的收入。 

  “如果不搬下来的话,将来我老得动弹不了,在回忆这一生的时候,只有山上那几间茅草房和那弯弯曲曲的山路,而现在我的脑海里就是整个世界。”羊小平说。 

  幸福生活都是奋斗出来的,共同富裕要靠勤劳智慧来创造。

当你得知一个普通中国脱贫农民的脑海里装着的是整个世界,任何人也不会怀疑这个民族追求富裕的发展动力! 

  促进共同富裕,发展依然是硬道理,高质量发展是关键。 

  高质量发展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要路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 

  就在几个月前,《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发布,赋予浙江推动共同富裕示范探路的使命——文件名称中也着重强调了“高质量发展”这五个字。 

  发展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虽然中国经济已取得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但不少发达国家的人均GDP都在中国的3倍以上,差距依然不小。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然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这个事实不容忽视。要在持续不断做大蛋糕的基础上分好蛋糕,厚植共同富裕的基础。 

  “十四五”乃至更长一段时期,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题,要切实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更好统筹发展和安全、更加强调质量和效益、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导向。 

  “突出科技创新、数字变革,探索经济高质量发展路径。”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在阐释浙江如何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时这样说,要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以解决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问题为主攻方向,着力抓好一系列创新性突破性的重大举措。 

  促进共同富裕,于国家而言,高质量发展是前提基础和必要条件;于个人而言,共同奋斗是根本途径。 

  共同奋斗的征程中,既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帮后富,重点鼓励辛勤劳动、合法经营、敢于创业的致富带头人,充分调动企业家的积极性创造性,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又要弘扬勤劳致富精神,鼓励劳动者通过辛勤劳动、合法经营、创新创业创造迈向幸福美好的生活。 

  一批批创业者、企业家靠双手打拼,成就自己的事业,成为勤劳和奋斗致富的鲜明写照。 

  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40多年前还是一个普通的修鞋匠。凭着勤劳打拼、不懈奋斗,他一手创办的正泰集团如今已成为世界知名企业。“与时代一起奋斗”,正是他的座右铭。 

  20多年前,没有任何经验、半路出家的浙江女企业家毛如佳,守着初心在制椅行业长期坚守,靠着韧劲冲劲,做成了产品出口20多个国家、去年产值达6.5亿元的大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并建成了中国安吉椅业博物馆,打拼出一番天地。 

  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成长为今天全球瞩目的顶级科技企业,华为已成为自主创新的代名词。奋斗和创新正是华为的底色。 

  “没有奋斗就不可能有未来。”华为CEO任正非说。 

  “富裕”值得我们为之奋斗,“共同”需要我们一起为之奋斗。 

  怎样更好推动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内涵广泛丰富,收入分配领域改革是一把关键钥匙,其动向备受各方关注。“三次分配”“橄榄型分配结构”等也迅速成为热词。 

  进入新时代新阶段,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对于保持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稳定发展大局、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意义更加凸显。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明确提出: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是一个整体,互为补充,不能割裂。 

  初次分配鼓励多劳多得,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同时肯定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

再分配通过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有助于进一步缩小城乡区域和收入差距。针对市场自身无法解决的收入差距过大问题,政府采取一定调节手段正是国际通行做法。 

  “进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发展阶段,再分配应该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手段。”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说。 

  第三次分配是在道德、文化、习惯等影响下,社会力量自愿通过民间捐赠、慈善事业、志愿行动等方式济困扶弱的行为,是对再分配的有益补充。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有个别声音夸大第三次分配在分配制度中的作用,甚至把鼓励第三次分配解读为“均贫富”“打土豪分田地”。这种认识是对政策的曲解甚至是错误。 

  第三次分配并不是“逼捐”通行证,且“捐”(第三次分配)并不优先于“酬”(初次分配)和“税”(再分配)。韩文秀明确表示,第三次分配是在自愿基础上的,不是强制的,国家税收政策要给予适当激励,通过慈善捐赠等方式,起到改善分配结构的补充作用。 

  不少专家表示,当前中国在初次分配、再分配、第三次分配上都存在着一定改进空间,初次分配需要进一步健全制度来保证各个市场主体公平竞争;再分配制度对收入差距的调节力度有待提高;第三次分配可通过税收调节更多发挥作用。 

  “‘十四五’时期,进一步控制和缩小贫富差距,既要做大蛋糕,又要分好蛋糕。”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要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通过发展经济、辛勤劳动、扩大就业增加居民收入,同时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目标扎实迈进。 

  国际经验表明,增加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形成橄榄型社会分配结构,对于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十分重要。 

  数据显示,中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已由2010年的1亿多人增加到2019年的4亿多人,约占总人口的30%,而国际上一些国家中等收入群体比例约在50%至60%。 

  如何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将成为下一步促进共同富裕的一个重要目标。 

  “高校毕业生是有望进入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方面”“技术工人也是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小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是创业致富的重要群体”“进城农民工是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来源”…… 

  抓住重点、精准施策,推动更多低收入人群迈入中等收入行列。这将是着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的工作方向。 

  办好这件事,等不得,也急不得 

  踏上新征程,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将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凝聚最大共识、开启光明前景。 

  这是一个激励全体人民团结向前的光荣使命:接续全面小康,在新发展阶段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正激发着亿万中国人民勤劳奋斗、开拓创新的豪情,推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 

  这也是一个在动态中向前发展的历史过程:共同富裕是一个长远目标,不可能一蹴而就,对其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要有充分估计。中国仍将长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促进共同富裕,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仍然在农村,必须脚踏实地、久久为功。 

  “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仍然任重道远。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骄傲自满、松劲歇脚,必须乘势而上、再接再厉、接续奋斗。”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惟因征途万里,所以豪情万丈。 

  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征程上,始终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根本保障——

百年征程,中国共产党人带领全党全国人民百折不挠、英勇奋斗,建立了新中国,摆脱了千年贫困,实现了全面小康,正在走向全面发展、共同富裕的天下大道。 

  “推动共同富裕,最根本的保障是党的领导。”嘉兴市委书记张兵说,“作为红船起航地,我们将牢记初心使命、矢志不渝奋斗,书写推动共同富裕的新篇章。” 

  根据“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的要求,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正在稳步推进中…… 

  大道笃行,虽远必至。 

  14亿多中国人民为实现共同富裕而不懈奋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前景可期,也必将为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贡献中国智慧!(记者张旭东、安蓓、孙闻、于佳欣、王立彬、王雨萧) 

链接:为人民谋幸福的关键着力点_今日中国 (chinatoday.com.cn)

相关信息

请给我们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